HKNIC - 大亞灣核電站的問與答
en


大亞灣核電站的問與答
  1. 大亞灣核電站如何確保核能安全?
  2. 大亞灣核電站會不會對公眾和環境造成輻射影響?
  3. 如發生意外,大亞灣核電站有甚麼緊急應變措施?
  4. 大亞灣核電站與切爾諾貝爾核電站有何不同?
  5. 大亞灣如何處理乏燃料?
  6. 大亞灣核電站的壽命終結時,將如何處理?
  7. 如果大亞灣核電站的輸港電力中斷,會出現什麼情況?
  8. 在目前的供電合約屆滿後,大亞灣對港的供電安排會怎樣?
  9. 對於2010年5月,關於2號機組燃料棒密封度出現輕微瑕疵的運行事宜,對電站的運作和環境有甚麼影響?
  10. 為甚麼核能發電的過程會產生氚?氚的排放會否影響外界環境及公眾健康?
  11. 如大亞灣發生嚴重核事故,受影響的公眾會否獲得賠償?
  12. 大亞灣非緊急運行事件及應急事件的通報機制為何?
  13. 中國就內地核電站的全面安全檢查的進展為何?主要包括那些範疇?
  14. 大亞灣核電站的安全評估及緊急應變準備為何?


1. 大亞灣核電站如何確保核能安全?
自1994年開始運行以來,大亞灣核電站為香港和廣東省提供可靠的電力,並保持世界級的安全紀錄。根據世界核營運者協會(World Association of Nuclear Operators)的表現指標,大亞灣位達中位數至最高四分一位的水平,在可靠性、績效和安全方面均保持卓越紀錄。全球400多台商用核能反應堆的營運商均為該協會的會員。
 
大亞灣核電站配備兩台984兆瓦壓水反應堆,這是全球最多核電站採用的反應堆類型,安全紀錄卓越。反應堆設有三重屏障,以防止放射性物質外洩:
 
  • 燃料包殼 ─
    鈾燃料被密封在燃料棒的金屬包殼內,構成燃料組件
  • 反應堆壓力殼 ─
    20厘米厚的鋼壁和一迴路管道,用以密封反應堆的冷卻水
  • 安全殼廠房 ─
    由90厘米厚的預應力鋼筋混凝土建成,並在內包裹6毫米厚的鋼襯裡層
電廠由合資格的人員操作,採用完善的安全措施和操作程序。中國的核安全規管機構「國家核安全局」也根據與國際指引及慣例相符的國家規例,持續監控核電站的安全。
2. 大亞灣核電站會不會對公眾和環境造成輻射影響?
 
大亞灣核電站設有完善的環境監測計劃,可保護員工和公眾的健康。過去多年來的定期檢查顯示,發電廠並無過量或不當的放射性排放,其放射性排放對環境的影響也極低。中國的法例規定,放射性排放必須受到嚴格控制,核電站附近的居民每年吸收的放射劑量不得超過0.25毫希。大亞灣核電站的運行受到嚴格控制,令附近居民的放射劑量限於限值的千分之一。比較之下,香港公眾每年從環境吸收的放射劑量約為3毫希,而其總劑量主要來自四周環境的各種放射源,其中40%來自地球和建材釋放的放射性氣體,30%來自岩石和土壤的直接輻射,10%來自食物和食水,5%來自太空射線,15%來自人造放射源或自身活動(主要來自X射線檢查),還有少量來自乘坐飛機、使用電視及其他電子設備。
大亞灣核電站自1999年起取得ISO 14001認證,反映其對環境管理的長遠承諾。大亞灣是內地首個獲得該認證的發電機構。
香港天文台擁有10個輻射監察站,24小時運作,以評估本港的本底輻射情況及監測輻射水平的變化。自大亞灣核電站投入商業運行以來,監察站並未發現輻射水平有所上升。
背景資料:
如核電站附近或香港地區的輻射水平大幅上升,天文台將迅速評估形勢,以決定是否需要採取額外措施或監測行動。
3. 如發生意外,大亞灣核電站有甚麼緊急應變措施?
 
大亞灣核電站已按照國際慣例制定緊急應變措施。如發生緊急事故,核電站工作人員將立即通知國家和省政府的有關部們,包括廣東省的應急機構,該機構在公布進入緊急狀態的同時,將會通知香港政府的對應單位。
中國當局會執行國際原子能機構「及早通報核意外公約」的規定,立即將發生事故的消息通知國際原子能機構和鄰近國家及地區。
大亞灣核電站與廣東的政府部門定期舉行聯合安全演習。
按照國際慣例,如壓水式反應堆出現嚴重事故,5公里範圍內的居民需要疏散,而10公里範圍內的居民則需要掩蔽。這意味香港並無須實施疏散或掩蔽計劃,因為香港東北部海岸與大亞灣相距24公里,尖沙咀距大亞灣更遠達50公里。
儘管出現嚴重核事故的機會極微,香港政府已制定完善的緊急應變計劃,以防萬一。
  • 香港天文台在香港設有包括10個監察站的輻射監察系統,以監測本港各處的伽瑪射線水平
  • 香港政府將即時通知市民採取任何必要措施
  • 如有必要,通知船隻駛離大鵬灣,並疏散東平洲島上的居民和遊客至安全區域
  • 在邊境口岸,為內地抵港旅客作輻射檢查,在必要時進行清除輻射
  • 內地輸港和香港本地的食水和食品將受到嚴格監察,如發現受污染,將不會發放給市民食用
4. 大亞灣核電站與切爾諾貝爾核電站有何不同?
 無論在反應堆類型、慢化劑、控制棒在緊急停堆時終止鏈式反應所需的時間,或安全殼廠房的結構等,兩座核電站所採用的設計完全不同。
 
  切爾諾貝爾 大亞灣
反應堆類型俄制水冷式石墨慢化沸水式反應堆壓水式反應堆
慢化劑石墨:可燃水:不可燃
控制棒在緊急停堆時完全終止鏈式反應的時間15秒不到2秒
防止放射性物質外洩的安全殼廠房90厘米厚預應力混凝土,在內包裹6毫米鋼襯裡層
 
總括而言,基於設計上的差異,大亞灣核電站不可能發生類似1986年切爾諾貝爾核電站的事故。
5. 大亞灣如何處理乏燃料?
 
在安裝入反應堆發電後,核燃料將於三至四年半的時間內耗盡,成為乏燃料。
根據協議,廣東核電合營有限公司將乏燃料移交一所國營的服務供應商,以符合國家法規和國際慣例的方式對乏燃料進行後處理。國家核安全局將監督服務供應商的運作,而國家環保部將監察其環境安全。
6. 大亞灣核電站的壽命終結時,將如何處理?
 
大亞灣核電站的預計壽命至少為40年,電廠將在停止運行後安排退役。
退役步驟包括:
  • 取出反應堆內的核燃料,進行封存及後處理
  • 清拆常規島和其他常規設施
  • 將反應堆廠房和其中的設備隔離數十年至一百年,以降低其輻射水平,此後將予拆除,並將帶放射性的組件作為中度放射廢物處理
  • 清拆反應堆廠房後,廠址可作其他用途
核電站退役的費用已計入電廠的經營成本內。
7. 如果大亞灣核電站的輸港電力中斷,會出現什麼情況?
 
目前,大亞灣核電站約八成的發電量輸送香港,佔中電的供電量約三分之一。因為核電站兩座發電機組均能獨立運行,所以失去全部電力供應的可能性極低。而亦從未遇到兩座發電機組同時停止發電的情況。此外,大亞灣核電站的電力可沿不同地區的多條輸電線路輸往香港,所有線路同時中斷運作的可能性極微。
如大亞灣核電站供港電力中斷,無論是計劃檢修中或非計劃停機,中電可立即啟動後備發電能力,令客戶不會受到影響。後備安排包括:
  • 使用中電的備用發電容量
  • 由廣東從化的抽水蓄能電廠調配電力
  • 使用竹篙灣發電廠的後備供電
  • 要求香港電燈公司調配電力應急
  • 利用輸電系統中的備用電力
8. 在目前的供電合約屆滿後,大亞灣對港的供電安排會怎樣?
 
2009年9月,大亞灣供應電力給香港的合約延長20年至2034年。為確保香港獲得更多潔淨和具成本競爭力的能源,大亞灣於2014年底至2023年間,輸港核電由佔其總發電量的七成提升至約八成,香港市民可以繼續受惠於可靠、安全和潔淨的核電供應。
9. 對於2010年5月,關於2號機組燃料棒密封度出現輕微瑕疵的運行事宜,對電站的運作和環境有甚麼影響?


背景資料

 
在大亞灣的壓水式反應堆中,核燃料密封於燃料棒的金屬包売之內,並由多根燃料棒組成燃料組件。
反應堆的冷卻水與燃料組件直接接觸,並為燃料組件提供冷卻。
反應堆冷卻水有另外兩層外殼密封保護,並與外界完全隔離。因此,不會對公眾構成任何影響。
在燃料棒外加上厚達200毫米的鋼製殼及0.9米鋼筋混凝土外層,與燃料棒合共組成三層屏障的結構,是國際業界為現代核電站常用的設計。
大亞灣擁有一個詳盡的環境監察計劃。多年來,定期的檢查均顯示沒有不尋常的輻射排放,和沒有對建康或環境帶來不良影響。


運行事宜

 
當日,工作人員於定期測量期間注意到二號機組的反應堆冷卻水出現放射性碘及惰性氣體,經初步分析判斷有一根燃料棒組件存在微小瑕玭。
這些核素的數量輕微並保持稳定。其水平遠低於設計的正常運作限值的十分一之。電廠的正常運作沒有受到影響。
鑒於這些核素的數量輕微,這宗事宜甚至不符合被列為非等级,即0級,的「核電站營運事件」的條件。


影響

 
因為反應堆的輻射物質被密封於反應堆冷卻水內,所以混凝土安全殼廠房內外所錄得的輻射水平並無改變。
因為電廠沒有輻射洩漏至外界,因此沒有對公眾安全和健康構成影響。
大亞灣在電站一公里範圍內設有5個場內輻射監測站。監測站的數據顯示輻射處於日常水平的正常波幅,與之前的月份相若。大亞灣在電站外較遠的位置的5個輻射監測站,亦同樣顯示沒有存在不尋常的輻射水平。
10. 為甚麼核能發電的過程會產生氚?氚的排放會否影響外界環境及公眾健康?


氚是氫的一種核素,當宇宙射線撞擊氫原子時,便會產生氚。部份日常用品如螢光指示牌或夜光手錶均含有氚。

氚亦是核能發電過程中的一種自然產物,存在於反應堆的冷卻水之中。氚的排放是壓水堆核電站運作的正常程序,世界各地的壓水堆核電站亦有相同的做法。

在核能發電過程中,部份化學物質的結合會產生氚元素,例如為控制反應堆核反應的速度,有需要在冷卻水中加入硼酸,當中的硼元素會與來自核裂變反應所產生的中子結合,形成氚元素。


氚的處理及排放

絕大部份在核能發電過程中產生的氣態及液態氚均被封閉於反應堆一回路循環系統當中,不會在反應堆內累積。而氚排放前需經過容器收集、檢測化驗,然後按照國家及電站的規定排放。由於氚的放射性水平很低,且排放量少,根據持續的監察,沒有跡象顯示大亞灣核電站的氚排放對工作人員及周邊環境構成影響。氚的排放是壓水式反應堆核電站運作的正常程序,世界各地的壓水堆核電站亦有相同的做法。


核素排放對外界環境的影響

大亞灣核電站及附近核設施的各類核素(包括氣態及液態氚)每年的排放限值是由國家規定。而根據國家的相關規定,核電站及其鄰近設施的放射性排放對公眾帶來的輻射劑量限值是每人每年不超過0.25亳希伏 (約為香港居民每年從天然環境中接收的本底輻射量的十份之一),核電站各類核素排放所帶來的總輻射劑量亦必須在此年限值以內。此限值與海外同類核電站的規定相若。

大亞灣嚴格遵從有關規定,並定期抽取電站附近的空氣及海水樣本,進行數據分析。從過去大亞灣附近海域抽取的水樣本中顯示,氚的排放量穩定及處於低水平,並在國家的准許年限值以內,濃度平均約為每公升5貝可,相對世界衛生組織就食水所定的攝取上限每公升10,000貝可,相關的氚濃度水平極其輕微。

大亞灣核電站每年的整體放射性排放量(包括氣態及液態氚的排放)亦低於每年總體限值的千份之一,少於乘搭30分鐘民航客機所接收的輻射量。故此,並不會對周邊環境及個人健康構成影響。

而深圳市衛生局亦於2008年10月公布《廣東大亞灣、嶺澳核電站周圍深圳居民健康狀况調查報告》。與報告相關的調查覆蓋對核電站周圍居民健康狀况和環境輻射水平進行聯合和專項的調查研究及連續監測,得出了在核電站選址階段、運行前及運行期間的調查和評價,證實大亞灣核電站運行以來没有對周圍人群健康帶來不利影响。

11. 如大亞灣發生嚴重核事故,受影響的公眾會否獲得賠償?
 

根據目前中國內地的相關法規,大亞灣核電站若發生核意外,牽涉賠償事宜,核電站營運者需對單一宗牽涉賠償的核意外承擔最高三億元人民幣的總賠償額,核電站營運者必須購買足以履行其責任限額的保險。若核事故損害的應賠償額超過由營運者承擔的最高賠償額,國家會提供最高限額為八億元人民幣的財政補償。在此上限以外,則由國務院評估後決定,有關安排與其他國際協定的原則相符。

根據國際就核事故的賠償所訂下的國際公約及協定(包括巴黎及維也納公約),核事故賠償是由核電站營運者負責承擔,並由核電站所在地的國家的司法機關處理。

相關的國家法規詳情,可參閱以下網頁:http://www.gov.cn/gongbao/content/2007/content_711045.htm
 
12. 大亞灣非緊急運行事件及應急事件的通報機制為何?
 

由2011年1月11日起,大亞灣核電站運營管理有限公司(運營公司)與港核投公佈有關大亞灣核電站非緊急運行事件的對外通報機制。運營公司在發現及確認非緊急「核電站運行事件」後,會於兩個工作天內通知港核投,並透過雙方網站,共同對外公佈有關運行事件的資料。發佈的資料包括非緊急「核電站運行事件」的摘要、初步評級,以及對環境及公眾安全的初步影響評估。此外,港核投亦會在安排公眾發佈時,同步通知特區政府保安局及環境局。

至於緊急事故的通報機制,則按粵港雙方就「大亞灣核電站事故應急合作協議」內的既定程序,由兩地政府與應急有關的特定單位按應急機制處理。相關的組織結構,請參考下列圖表。特區政府的網頁亦載有相關的資料,詳情請瀏覽下列網頁: http://www.dbcp.gov.hk/chi/info/index.htm
 
大亞灣核電站應急通報組織結構
大亞灣核電站應急通報組織結構
13. 中國就內地核電站的全面安全檢查的進展為何?主要包括那些範疇?
 

在福島事件後,國家環境保護部及國家核安全局按國務院的指示就內地在運及在建核電站進行全面安全大檢查。有關當局已於2011年4月到大亞灣進行了實地安全檢查。安全檢查的範圍全面,包括選址的適當性、設施的抗震防洪能力、多重極端自然事件疊加事故的預防和緩解措施、嚴重事故預防及緩解措施的可靠性及環境監測和應急體系的有效性等。

大亞灣核電站將嚴格跟從國家在總結全面核電安全大檢查的結果所提出的改善措施,包括加強核電站抵禦多種極端自然事件疊加事故的預防及紓解措施。有關國家進行的全面核電安全大檢查的進展,請瀏覽國家核安全局的相關網頁:http://nnsa.mee.gov.cn/
 
14. 大亞灣核電站的安全評估及緊急應變準備為何?
 

大亞灣核電站在建造前和在運期間皆有進行安全評估,評估結果皆呈交國家核安全局審核。此外,大亞灣每年均參與法國電力公司舉辦的國際評比。該評比就9項主要範疇(包括安全運行表現),比較法國、中國、英國及南非達65台壓水式反應堆機組的運行表現。於2011年,大亞灣核電站在9項主要運行表現中,有6項(包括安全運行、能力因子、工業安全、化學品處理、反應堆運行穩定性等)均被評為首四份一表現優良的電廠,而在其餘三項的評比項目,亦取得較平均為佳的表現水平。

大亞灣核電站的應急演習範圍包括核電站內的有關部門,也會按需要包括外部的應急單位和承包商及其員工。電站通常每年進行2至3次綜合應急演習,亦會按需要進行個別運行部門的演練,一般每年約15至20次,以維持員工的警覺性及應急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