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NIC - 大亚湾核电站的问与答
en


大亚湾核电站的问与答
  1. 大亚湾核电站如何确保核能安全?
  2. 大亚湾核电站会不会对公众和环境造成辐射影响?
  3. 如发生意外,大亚湾核电站有什么紧急应变措施?
  4. 大亚湾核电站与切尔诺贝尔核电站有何不同?
  5. 大亚湾如何处理乏燃料?
  6. 大亚湾核电站的寿命终结时,将如何处理?
  7. 如果大亚湾核电站的输港电力中断,会出现什么情况?
  8. 在目前的供电合约届满后,大亚湾对港的供电安排会怎样?
  9. 对于2010年5月,关于2号机组燃料棒密封度出现轻微瑕疵的运行事宜,对电站的运作和环境有什么影响?
  10. 为甚么核能发电的过程会产生氚?氚的排放会否影响外界环境及公众健康?
  11. 如大亚湾发生严重核事故,受影响的公众会否获得赔偿?
  12. 大亚湾非紧急运行事件及应急事件的通报机制为何?
  13. 中国就内地核电站的全面安全检查的进展为何?主要包括那些范畴?
  14. 大亚湾核电站的安全评估及紧急应变准备为何?


1. 大亚湾核电站如何确保核能安全?
自1994年开始运行以来,大亚湾核电站为香港和广东省提供可靠的电力,并保持世界级的安全纪录。根据世界核营运者协会(World Association of Nuclear Operators)的表现指标,大亚湾位达中位数至最高四分一位的水平,在可靠性、绩效和安全方面均保持卓越纪录。全球400多台商用核能反应堆的营运商均为该协会的会员。
 
大亚湾核电站配备两台984兆瓦压水反应堆,这是全球最多核电站采用的反应堆类型,安全纪录卓越。反应堆设有三重屏障,以防止放射性物质外泄:
 
  • 燃料包壳 ─
    铀燃料被密封在燃料棒的金属包壳内,构成燃料组件
  • 反应堆压力壳 ─
    20厘米厚的钢壁和一回路管道,用以密封反应堆的冷却水
  • 安全壳厂房 ─
    由90厘米厚的预应力钢筋混凝土建成,并在内包裹6毫米厚的钢衬里层
电厂由合资格的人员操作,采用完善的安全措施和操作程序。中国的核安全规管机构"国家核安全局"也根据与国际指引及惯例相符的国家规例,持续监控核电站的安全。
2. 大亚湾核电站会不会对公众和环境造成辐射影响?
 
大亚湾核电站设有完善的环境监测计划,可保护员工和公众的健康。过去多年来的定期检查显示,发电厂并无过量或不当的放射性排放,其放射性排放对环境的影响也极低。中国的法例规定,放射性排放必须受到严格控制,核电站附近的居民每年吸收的放射剂量不得超过0.25毫希。大亚湾核电站的运行受到严格控制,令附近居民的放射剂量限于限值的千分之一。比较之下,香港公众每年从环境吸收的放射剂量约为3毫希,而其总剂量主要来自四周环境的各种放射源,其中40%来自地球和建材释放的放射性气体,30%来自岩石和土壤的直接辐射,10%来自食物和食水,5%来自太空射线,15%来自人造放射源或自身活动(主要来自X射线检查),还有少量来自乘坐飞机、使用电视及其他电子设备。
大亚湾核电站自1999年起取得ISO 14001认证,反映其对环境管理的长远承诺。大亚湾是内地首个获得该认证的发电机构。
香港天文台拥有10个辐射监察站,24小时运作,以评估本港的本底辐射情况及监测辐射水平的变化。自大亚湾核电站投入商业运行以来,监察站并未发现辐射水平有所上升。
背景资料:
如核电站附近或香港地区的辐射水平大幅上升,天文台将迅速评估形势,以决定是否需要采取额外措施或监测行动。
3. 如发生意外,大亚湾核电站有什么紧急应变措施?
 
大亚湾核电站已按照国际惯例制定紧急应变措施。如发生紧急事故,核电站工作人员将立即通知国家和省政府的有关部们,包括广东省的应急机构,该机构在公布进入紧急状态的同时,将会通知香港政府的对应单位。
中国当局会执行国际原子能机构"及早通报核意外公约"的规定,立即将发生事故的消息通知国际原子能机构和邻近国家及地区。
大亚湾核电站与广东的政府部门定期举行联合安全演习。
按照国际惯例,如压水式反应堆出现严重事故,5公里范围内的居民需要疏散,而10公里范围内的居民则需要掩蔽。这意味香港并无须实施疏散或掩蔽计划,因为香港东北部海岸与大亚湾相距24公里,尖沙咀距大亚湾更远达50公里。
尽管出现严重核事故的机会极微,香港政府已制定完善的紧急应变计划,以防万一。
  • 香港天文台在香港设有包括10个监察站的辐射监察系统,以监测本港各处的伽玛射线水平
  • 香港政府将即时通知市民采取任何必要措施
  • 如有必要,通知船只驶离大鹏湾,并疏散东平洲岛上的居民和游客至安全区域
  • 在边境口岸,为内地抵港旅客作辐射检查,在必要时进行清除辐射
  • 内地输港和香港本地的食水和食品将受到严格监察,如发现受污染,将不会发放给市民食用
4. 大亚湾核电站与切尔诺贝尔核电站有何不同?
 无论在反应堆类型、慢化剂、控制棒在紧急停堆时终止链式反应所需的时间,或安全壳厂房的结构等,两座核电站所采用的设计完全不同。
 
  切尔诺贝尔 大亚湾
反应堆类型俄制水冷式石墨慢化沸水式反应堆压水式反应堆
慢化剂石墨:可燃水:不可燃
控制棒在紧急停堆时完全终止链式反应的时间15秒不到2秒
防止放射性物质外泄的安全壳厂房90厘米厚预应力混凝土,在内包裹6毫米钢衬里层
 
总括而言,基于设计上的差异,大亚湾核电站不可能发生类似1986年切尔诺贝尔核电站的事故。
5. 大亚湾如何处理乏燃料?
 
在安装入反应堆发电后,核燃料将于三至四年半的时间内耗尽,成为乏燃料。
根据协议,广东核电合营有限公司将乏燃料移交一所国营的服务供应商,以符合国家法规和国际惯例的方式对乏燃料进行后处理。国家核安全局将监督服务供应商的运作,而国家环保部将监察其环境安全。
6. 大亚湾核电站的寿命终结时,将如何处理?
 
大亚湾核电站的预计寿命至少为40年,电厂将在停止运行后安排退役。
退役步骤包括:
  • 取出反应堆内的核燃料,进行封存及后处理
  • 清拆常规岛和其他常规设施
  • 将反应堆厂房和其中的设备隔离数十年至一百年,以降低其辐射水平,此后将予拆除,并将带放射性的组件作为中度放射废物处理
  • 清拆反应堆厂房后,厂址可作其他用途
核电站退役的费用已计入电厂的经营成本内。
7. 如果大亚湾核电站的输港电力中断,会出现什么情况?
 
目前,大亚湾核电站约八成的发电量输送香港,占中电的供电量约三分之一。因为核电站两座发电机组均能独立运行,所以失去全部电力供应的可能性极低。而亦从未遇到两座发电机组同时停止发电的情况。此外,大亚湾核电站的电力可沿不同地区的多条输电线路输往香港,所有线路同时中断运作的可能性极微。
如大亚湾核电站供港电力中断,无论是计划检修中或非计划停机,中电可立即启动后备发电能力,令客户不会受到影响。后备安排包括:
  • 使用中电的备用发电容量
  • 由广东从化的抽水蓄能电厂调配电力
  • 使用竹篙湾发电厂的后备供电
  • 要求香港电灯公司调配电力应急
  • 利用输电系统中的备用电力
8. 在目前的供电合约届满后,大亚湾对港的供电安排会怎样?
 
2009年9月,大亚湾供应电力给香港的合约延长20年至2034年。为确保香港获得更多洁净和具成本竞争力的能源,大亚湾于2014年底至2023年间,输港核电由占其总发电量的七成提升至约八成,香港市民可以继续受惠于可靠、安全和洁净的核电供应。
9. 对于2010年5月,关于2号机组燃料棒密封度出现轻微瑕疵的运行事宜,对电站的运作和环境有什么影响?


背景资料

 
在大亚湾的压水式反应堆中,核燃料密封于燃料棒的金属包売之内,并由多根燃料棒组成燃料组件。
反应堆的冷却水与燃料组件直接接触,并为燃料组件提供冷却。
反应堆冷却水有另外两层外壳密封保护,并与外界完全隔离。因此,不会对公众构成任何影响。
在燃料棒外加上厚达200毫米的钢制壳及0.9米钢筋混凝土外层,与燃料棒合共组成三层屏障的结构,是国际业界为现代核电站常用的设计。
大亚湾拥有一个详尽的环境监察计划。多年来,定期的检查均显示没有不寻常的辐射排放,和没有对建康或环境带来不良影响。


运行事宜

 
当日,工作人员于定期测量期间注意到二号机组的反应堆冷却水出现放射性碘及惰性气体,经初步分析判断有一根燃料棒组件存在微小瑕玭。
这些核素的数量轻微并保持稳定。其水平远低于设计的正常运作限值的十分一之。电厂的正常运作没有受到影响。
鉴于这些核素的数量轻微,这宗事宜甚至不符合被列为非等级,即0级,的「核电站营运事件」的条件。


影响

 
因为反应堆的辐射物质被密封于反应堆冷却水内,所以混凝土安全壳厂房内外所录得的辐射水平并无改变。
因为电厂没有辐射泄漏至外界,因此没有对公众安全和健康构成影响。
大亚湾在电站一公里范围内设有5个场内辐射监测站。监测站的数据显示辐射处于日常水平的正常波幅,与之前的月份相若。大亚湾在电站外较远的位置的5个辐射监测站,亦同样显示没有存在不寻常的辐射水平。
10. 为甚么核能发电的过程会产生氚?氚的排放会否影响外界环境及公众健康?


氚是氢的一种核素,当宇宙射线撞击氢原子时,便会产生氚。部份日常用品如萤光指示牌或夜光手表均含有氚。

氚亦是核能发电过程中的一种自然产物,存在于反应堆的冷却水之中。氚的排放是压水堆核电站运作的正常程序,世界各地的压水堆核电站亦有相同的做法。

在核能发电过程中,部份化学物质的结合会产生氚元素,例如为控制反应堆核反应的速度,有需要在冷却水中加入硼酸,当中的硼元素会与来自核裂变反应所产生的中子结合,形成氚元素。


氚的处理及排放

绝大部份在核能发电过程中产生的气态及液态氚均被封闭于反应堆一回路循环系统当中,不会在反应堆内累积。而氚排放前需经过容器收集、检测化验,然后按照国家及电站的规定排放。由于氚的放射性水平很低,且排放量少,根据持续的监察,没有迹象显示大亚湾核电站的氚排放对工作人员及周边环境构成影响。氚的排放是压水式反应堆核电站运作的正常程序,世界各地的压水堆核电站亦有相同的做法。


核素排放对外界环境的影响

大亚湾核电站及附近核设施的各类核素(包括气态及液态氚)每年的排放限值是由国家规定。而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核电站及其邻近设施的放射性排放对公众带来的辐射剂量限值是每人每年不超过0.25亳希伏(约为香港居民每年从天然环境中接收的本底辐射量的十份之一),核电站各类核素排放所带来的总辐射剂量亦必须在此年限值以内。此限值与海外同类核电站的规定相若。

大亚湾严格遵从有关规定,并定期抽取电站附近的空气及海水样本,进行数据分析。从过去大亚湾附近海域抽取的水样本中显示,氚的排放量稳定及处于低水平,并在国家的准许年限值以内,浓度平均约为每公升5贝可,相对世界卫生组织就食水所定的摄取上限每公升10,000贝可,相关的氚浓度水平极其轻微。

大亚湾核电站每年的整体放射性排放量(包括气态及液态氚的排放)亦低于每年总体限值的千份之一,少于乘搭30分钟民航客机所接收的辐射量。故此,并不会对周边环境及个人健康构成影响。

而深圳市卫生局亦于2008年10月公布《广东大​​亚湾、岭澳核电站周围深圳居民健康状况调查报告》。与报告相关的调查覆盖对核电站周围居民健康状况和环境辐射水平进行联合和专项的调查研究及连续监测,得出了在核电站选址阶段、运行前及运行期间的调查和评价,证实大亚湾核电站运行以来没有对周围人群健康带来不利影响。

11. 如大亚湾发生严重核事故,受影响的公众会否获得赔偿?
 

根据目前中国内地的相关法规,大亚湾核电站若发生核意外,牵涉赔偿事宜,核电站营运者需对单一宗牵涉赔偿的核意外承担最高三亿元人民币的总赔偿额,核电站营运者必须购买足以履行其责任限额的保险。若核事故损害的应赔偿额超过由营运者承担的最高赔偿额,国家会提供最高限额为八亿元人民币的财政补偿。在此上限以外,则由国务院评估后决定,有关安排与其他国际协定的原则相符。

根据国际就核事故的赔偿所订下的国际公约及协定(包括巴黎及维也纳公约),核事故赔偿是由核电站营运者负责承担,并由核电站所在地的国家的司法机关处理。

相关的国家法规详情,可参阅以下网页:http://www.gov.cn/gongbao/content/2007/content_711045.htm
 
12. 大亚湾非紧急运行事件及应急事件的通报机制为何?
 

由2011年1月11日起,大亚湾核电站运营管理有限公司(运营公司)与港核投公布有关大亚湾核电站非紧急运行事件的对外通报机制。运营公司在发现及确认非紧急「核电站运行事件」后,会于兩个工作天内通知港核投,并透过双方网站,共同对外公布有关运行事件的资料。发布的资料包括非紧急「核电站运行事件」的摘要、初步评级,以及对环境及公众安全的初步影响评估。此外,港核投亦会在安排公众发布时,同步通知特区政府保安局及环境局。

至于紧急事故的通报机制,则按粤港双方就「大亚湾核电站事故应急合作协议」内的既定程序,由两地政府与应急有关的特定单位按应急机制处理。相关的组织结构,请参考下列图表。特区政府的网页亦载有相关的资料,详情请浏览下列网页:http://www.dbcp.gov.hk/chs/info/index.htm
 
大亚湾核电站应急通报组织结构
大亚湾核电站应急通报组织结构
13. 中国就内地核电站的全面安全检查的进展为何?主要包括那些范畴?
 

在福岛事件后,国家环境保护部及国家核安全局按国务院的指示就内地在运及在建核电站进行全面安全大检查。有关当局已于2011年4月到大亚湾进行了实地安全检查。安全检查的范围全面,包括选址的适当性、设施的抗震防洪能力、多重极端自然事件叠加事故的预防和缓解措施、严重事故预防及缓解措施的可靠性及环境监测和应急体系的有效性等。

大亚湾核电站将严格跟从国家在总结全面核电安全大检查的结果所提出的改善措施,包括加强核电站抵御多种极端自然事件叠加事故的预防及纾解措施。有关国家进行的全面核电安全大检查的进展,请浏览国家核安全局的相关网页:http://nnsa.mee.gov.cn/
 
14. 大亚湾核电站的安全评估及紧急应变准备为何?
 

大亚湾核电站在建造前和在运期间皆有进行安全评估,评估结果皆呈交国家核安全局审核。此外,大亚湾每年均参与法国电力公司举办的国际评比。该评比就9项主要范畴(包括安全运行表现),比较法国、中国、英国及南非达65台压水式反应堆机组的运行表现。于2011年,大亚湾核电站在9项主要运行表现中,有6项(包括安全运行、能力因子、工业安全、化学品处理、反应堆运行稳定性等)均被评为首四份一表现优良的电厂,而在其余三项的评比项目,亦取得较平均为佳的表现水平。

大亚湾核电站的应急演习范围包括核电站内的有关部门,也会按需要包括外部的应急单位和承包商及其员工。电站通常每年进行2至3次综合应急演习,亦会按需要进行个别运行部门的演练,一般每年约15至20次,以维持员工的警觉性及应急能力。